Halyul's blog
Halyul's blog
Halyul
Never do a dreamer.
真正的自由?——从杨舒平的演讲来谈中国和言论自由
Posted: Jun 05, 2017
Last Modified: Dec 01, 2017
  • Article QR Code
This article was last modified days ago. The content of this post may be outdated!
There are 3,950 words in this article. Reading it needs about 7 minutes.

原文地址: neoFelhz’s Blog

在前天,也就是那个特殊的日子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几个同学彻夜长谈。我们谈了很多东西,我思绪万千,所以我决定写点东西出来。

让我先从端午节的辱华演讲说起吧。

顺便说一句,辱华演讲这个事情出来以后,很显然中国国内的媒体就这两个反应:要么洗白国内的空气,要么就是有组织有意识地引导舆论批判杨舒平。为了获得一个更客观的认知,我在 YouTube 上看了完整的视频,看了维基百科对该事件的介绍,甚至浏览了一些著名反华势力的媒体的新闻。

杨舒平的演讲是以“国外的空气都是甜美的”一句话开场的,然后用美国的空气和中国的空气进行对比,然后比对了两国的“空气”:美国开放自由的环境和中国压抑的环境。
不知为何,这个演讲被断章取义之后就成了“辱华演讲”。

嗯,那就让我先从杨舒平口中的空气质量说起吧。

首先,无论如何,你必须承认,中国国内现在的空气质量就是不如美国。因为,美国已经走过了这一段道路。

在几年前,我曾阅读过《洛杉矶烟雾启示录》一书,这本书详细的介绍和审视了自 1943 年出现在洛杉矶的雾霾、到 1963 年蓝色的有毒烟雾弥漫、到上个世纪 80 年代彻底解决空气质量问题这一段时间里,洛杉矶政府的政策和美国公民的生活。

最早出现严重空气污染的城市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源地——“雾都”伦敦。直到 19 世纪末,伦敦才彻底摘掉“雾都”的帽子。美国的洛杉矶和丹佛治理空气也花了 30 年。我们必须承认,治理空气需要努力,但不是北京市政府拍拍胸脯说几年就可以搞定的。这个是一个艰苦卓绝的过程。我们要做的就是正视这个事实,然后坦然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开始努力。

而不是像清华的校长在演讲中说,“我就是觉得国内的空气甜美”。那是您运气不错,端午节前十天左右一场大风,把帝都的雾霾吹散了。

当然,我不仅仅只是谈空气的问题。杨舒平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谈美国的自由。
美国是一个充斥着开放和自由的空气的国度,在美国你可以较为自由地发表一些观点,而不是像在中国要处处拘谨,甚至要担心触动利益被迫离开中国。

柴静,著名的媒体人。《穹顶之下》这部纪录片揭露了山东临沂和国内其它“重灾区”的空气问题。如今,柴静因为触动了多方利益,已经被迫离开中国。
对了,柴静在 2008 年就用纪录片的手段揭露了杨永信的电击治疗,纪录片甚至在中央电视台 CCTV13 播出过。然而,如今这个恶魔依然逍遥法外。

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下层的人民,对于“言论自由”,可能领会的更深刻一些。
首先是赵薇事件。我去年三月份是在新浪微博亲身经历过这个事件的。赵薇一人就敢买通百度搜索引擎,买通整个渣浪微博,严格压制全网的言论,连共青团中央发声的微博都会被屏蔽和删除(twice)。网民自然就要想了:上不了谷歌我认了,土共太强大;但是你个下九流都能控制言论,这可不能忍。

这本是件无足挂齿的小事,一开始大家其实并不怎么在意,但是在事件发展的过程中赵薇团队却意外的向我们展示了资本的真实面目:赵薇背后势力庞大,我们本来就知道,但我们不知道的是这些势力在民意面前如此肆无忌惮。
别人我不清楚,至少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中国大陆言论自由的界限是政府画的,还好它画的很宽,就那么几条红线,所以我们平日里一般的言论是相对自由的。现在我们惊人的发现刚刚崛起的资本家也能控制言论了!

说到政府的红线,我们自然是想到搜索引擎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著名的防火长城。嗯,当然现在还多了一条,今年六月一日开始生效的中国国家网络安全法。

现在的国家网络安全法就有那么几条,比如现在的网民必须实名,至少绑定手机号;经营博客、论坛类业务也必须备案。原因很简单,控制言论呗:谁造谣,谁搞事,就抓谁。当然我也必须承认,实名的好处是有的,至少微信朋友圈(著名造谣圈)里的类似于 水洗肉松 和 塑料粉丝 的言论将会受到制裁、基站辐射之类的谣言也有望得到整治。

之所以在这个日子感慨万千,原因很简单——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天,可以是正式宣告中国的言论自由被压制。

我个人的观点是,在当时改革开放遇到了一些阻碍之际,一些学生借助当时总理逝世的纪念活动开始游行,要求政府直面通货膨胀、处理失业问题、解决官员贪腐、新闻自由与结社自由等问题。最后在海外反华势力的策动下,一些人被利用,形成激进的暴动,最后与戒严的部队发生严重的冲突。

当然,对于网民来说,印象深刻的,还是防火长城。

那还是 2011 年, Google 暂时妥协了中国政府的要求,禁止用户搜索一些敏感词汇(甚至包括“胡萝卜”“学习”“温度计”),再后来就是 Google 拒绝妥协,并主动离开了中国。

对于 GFW 的自主学习和人工智能识别 VPN 并定点封锁和拦截、污染 Google 公共 DNS 解析、甚至能对外发起 DDoS 攻击,暂时先不谈。不过,GFW 的确是一个挺厉害的东西。

政府压制言论自由是有他们的原因的,我们要客观理性的对待,这一点我之后会再谈我自己的看法。不过,政府造墙,一个副作用就是给反华势力提供了机会。

  • 赛风,著名的翻墙软件,联通他们的境外服务器后会首先弹出一个境外反华势力的媒体网站。
  • 蓝灯,由国外反华势力赞助。
  • GreatFire 旗下的自由浏览器,其主页是一个充斥着反华媒体新闻的主页。
  • . . . . . .

反华势力热衷于不遗余力地对那些能够初级翻墙的中国国民进行洗脑。

比如我的生物老师竟然都相信活摘器官,当初听他讲选修课时提到这个令我胆战心惊。再比如被压制下来的广州高考模拟题中英语科目试卷七选五部分竟然出现介绍 神韵 的文章。不得不承认,反华势力为了颠覆中国,是不遗余力和不择手段的。

反华势力想搞翻中国,并不是单纯想看着好玩的。他们自然背后有他们的利益相关。至于那些欧美国家,则选择将这些反华势力作为和中国谈判的筹码(比如给达赖五世发个诺贝尔和平奖恶心中国一下)。反华势力背后更有势力和财力,赞助一些低级 FQ 工具来推广那些反华势力的信息,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了。

我们当然也要认识到,欧美国家的这些举措不过是外交伎俩,并不能完整代表欧美国家的立场。中国是世界贸易中重要的一部分,是不可或缺的。

那么为什么中国政府需要一道长城来压制我们的获取外部信息的渠道?要知道,就连北邮前校长方滨兴曾经都发言承认说我们不应该墙一些学术类网站和 Play 商店之类的服务。

我另外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一下吧。

为什么水洗肉松、塑料粉丝为什么会有人信?还有小区基站。多少小区的大爷大妈写联名信、拉横幅、搞游行要求拆除基站,宣称辐射?渣浪微博上甚至有人造谣说他所在的公司在基站附近工作,竟然一半的员工患上甲状腺癌。
对了,还有变电站。天津一个小区要求不能在小区附近建设高压变电站,担心辐射。今年年初还有听说华北某地区正在计划要修新的核电站(微博上看到的,具体位置不记得了),甚至引发了闹事。我想,这个工程应该是已经被搁置了。
还有 B 超。有人宣传给孕妇做 B 超会破坏水分子诱发癌症。微博上还有人说汽车尾部的车距激光定位装置的红光能割伤手,甚至有人信誓旦旦出来作证,“展示被激光割伤的伤口”。
当然还有就在我写本文时刚刚被渣浪微博禁了 30 天的崔永元,他有一批忠实的粉丝坚持和他反转基因,那些粉丝还跟着崔化钠攻击微博大V、渣浪微博的老总来去之间,连共青团和紫光阁都不放过, 崔永元甚至骂过上合组织是草台班子、还直面攻击网信办。

当然,我再提提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在 Google Play 商店的一个付费应用下面看到一条评论,那个人说他在吾爱破解上面花了两块钱买了个破解版,为此洋洋得意(我就不对这种行为做评论吧);联想起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国旅客在境外的不文明、低素质行为,我有时会这样感叹:“你国人民还是别翻出去丢人现眼比较好”。

当然,主要并不是丢脸的问题。丢脸事情小,丢命事情大。

为什么法轮功能够影响巨大,让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如此忌惮不已?因为有人相信。那时候的教徒们信法轮功,就像现在一些人相信转基因有毒、基站辐射能致癌一样。
他们矢志不渝地相信这些、本来是高中甚至是初中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就能解释和辟谣的言论,甚至为这些我们看起来很荒唐的言论进行辩护(可以看看崔永元的微博下面崔永元粉丝的洗地,或者去关注一下最近微博上因武汉理工大学发生砍人事件而怼微博大V的那些“武理取闹”的学生们,你就知道了)。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邪教这么可怕。

所以,GFW 是有他的意义和作用的。

现在的初高中义务教育实验是 2002 年开始的。让我们想一下,在 2002 年开始接受新课标改革后的学生是刚刚小学毕业步入初中的,那么他们现在也才 27、28 岁左右,暂时不能在这个社会上占据主导地位。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政府为言论自由划定红线、不惜高昂代价架设 GFW,其目的是为了维持中国的稳定、维护中国的安全。
华夏民族是一个农耕民族。农耕民族的特点是偏安、保守、内敛的,不喜欢突破条条框框、不喜欢对外扩张,甚至对于创新都有些畏畏缩缩。而欧美国家的传统是开放而又自由的。中国是一个历来喜欢造墙的民族。这是两个国家的意识形态的不同,决定了中国和欧美国家的走向的不同,从而又决定了国家的制度不同。中国有 13 至 14 亿人口,中国要发展,最需要的是稳定。中国的这种中央集权制度最适合中国目前的国情,因为这种制度不仅稳定,而且高效。

中国不能长期与世隔绝。闭关锁国的后果已经成为了前车之鉴。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随着国民精神文明素质和知识水平的不断提高,最终很多东西都会解封,很多东西会浮出水面。和治理空气污染一样,这需要我们的努力,这也是一个时间问题。

MDN 和 Google 开发者网站已经回到中国了;Google 翻译在国内已经可以访问了;Google Analytics 和 Google 字体库也已经解封了。

最后,让我引用著名 FQHosts 维护者 racaljk 的项目 Wiki 中的那段话做结尾,也感谢诸位看官能耐住性子看到这里。

网络审查在各个国家都普遍存在着,它并不仅存在于中国。在全球的局势对中国都不利的当下,当局会过滤掉影响、危害到中国长远发展的信息,此时国家安全的意义更加重大。
互联网上存在着大量终究不现实的、不客观的,甚至自相矛盾的抹黑当局政府言论,它们背后一般有西方政府或非政府组织资金支持。这些媒体包括但不限于一些港媒、境外网站。
我们希望您能在遇到此类言论和见解时,不要不加思考地、情绪一度被煽动而不能克制地、盲目地相信这些片面或者歪曲事实的东西,而是要事实求是地思考,要摆脱情绪绑架的怪诞思维去理解。
我们需要了解到,中国的发展总基调是“稳中求进”,中国社会的最核心问题就是稳定。失去稳定的中国将会是一盘散沙,面临分裂和肢解的危险。我们希望您了解当今中国发展的根本保证是什么,发展的过程中哪部分是主旋律,哪些是噪音;哪些是进取的,哪些是会开历史倒车的。
我们应该清醒和全面地认识问题,偏信西方媒体的言论、缺乏对国家的信任是不可取的。您的数据安全和隐私对您尤为重要。若这些信息不应当被西方掌握时,它对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更为重要。出于此原因,当局可能会限制您的行为,我们不会也无法干预当局的任何政策和决定。
所以,我们希望您在使用此服务时,不要盲目地攻击当局的做法。

——《关于中国的互联网》,使用 CC BY-NC-SA 4.0 International 授权。

Article License: CC BY-NC-SA 4.0
Article Permalink: https://blog.halyul.com/2017/06/05/my-view-of-freedom/
Article Markdown: https://blog.halyul.com/2017/06/05/my-view-of-freedom/my-view-of-freedom.md
Newer Post
Piwik regards Tibet and Taiwan as indepent country.
Older Post
解决Hexo MODULE NOT FOUND问题
Buy me a beer?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